“多彩的世界和共同的未来” 雷米·艾融2019北京双年展致辞

多彩的世界和共同的未来

Version française
雷米·艾融  2019北京双年展
文字翻译:刘忠军

雷米·艾融先生在发言

如果把所有的颜色混合在一起,就会得出一种不确定的色调和一种毫无吸引力的不确定的灰色。

但是,让我们更加仔细地注视这种混合物,它实际上正代表了我们人类的现实,因为我们都是同一个物种,我们将能够发现色调变化(法语也指细微差别)的必要性。

的确,正如伟大的法国诗人保罗·魏尔兰(Paul Verlaine)所说,

我们在任何事物之前首先需要色调……

“因为我们还需要色调,

不是颜色,只是色调!

啊!只需要色调就能

让梦与梦、长笛与号角琴瑟和鸣。”

画家保罗·塞尚(Paul Cézanne)也说,他在自然中只看到灰色,而我们都知道他的画作是由准确的色调和颜色支撑起来的。

在我看来,绘画的诗性正是建立在对色调与和谐的理性认知之上。

事实上,颜色应该通过暗示来表达,而色调的关系则应该备受关注,而不要去追捧当代马戏的颜色暴力和每天都在攻击我们的那些新技术产生出来的混乱和庸俗的图像。

西方品味的全球化和从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发展到几乎完全是金融游戏的国际艺术市场,这对人类精神存续来说是一个错误的方向。

20世纪西方由许多因素导致的政治、科学、意识形态和历史的演进,使我们今天可悲地面临着这一堵“同一化”之墙。

此外,我们今天十分清楚地知道,人类居住的土地非常有限。

为了地球,特别是艺术的未来,我们必须考虑这些局限性。

我们共同的家园被分成了许多区块,而每个区块都具有与生俱来的独特性。

此外,让我们记住伟大的布瓦洛(Boileau)在《诗艺》中的言语,他准确地提出了必要的局限,即格式对于所有诗歌作品创作的关键作用。

他用简简单单的几句诗彰显了我们作为艺术家的主要动机:

“一切都必须放在属于它的位置(意译):

让开头,结束与中间呼应;

让各个部分精妙地组合

形成多元部分构成的唯一整体。”

我们必须重新意识到艺术始于对局限的肯定,甚至可以说是崇拜。

画幅的局限,是我们作为画家所拥有的平面,也正是属于我们的自由空间,让我们可以投入到绘画的惊艳之旅,并创造出造型的空间。正是在这种格式的范围内,我们书写着情感,并将其按照一定的联系和层次组合起来。

我们尽可能用造型艺术的平面语言创造出最协调的构图,并希望这些作品以我们内心中最独特的方式表达自己心中对“合一”的渴望。

事实上,正是这种对“合一”的渴望使我们成为艺术家!

我们的创作、欲望和在人世间呼吸的引擎就在这里。

通过千姿百态的经验和实践,这种对“合一”的渴望见证了我们对整个人类社会的期望。

丰富多彩的色调中的“合一”正是我们的信条。

今天我们知道,每个人和每个生物都有自己内在的独特性。科学每天都不停地通过围绕生命起源的发现来证明着这一点。

经过所有进化阶段之后,人类社会的多样性沉淀到我们的许多已经成型的遗传数据中。但人类的精神也因为相互学习和文化土壤而丰富,我想说的是它诞生和发展的文化环境。这种“文化”取决于在其所属社会的传统中的形成过程。人需要植根于属于自己的文化环境之中来成长和让自己的头脑达到成熟。

世界上的各大文明生产着差异。这些差异无论对于个人还是全人类来说,都毫无疑问是宝贵的财富。

这种色调的多样性,而不是颜色的多样性,将能够避免枯燥——这将是我们世界面临的最糟糕的未来,因此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避免世界的同一化!

实际上,这些差异正是生命之盐。尽管今天我们在进步主义和普世主义哲学的喧嚣中难以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可正是这种差异让生活充满歌唱,并将一种音乐般的美妙体验赋予对艺术品的欣赏过程。

但是,不要认为艺术创作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让我们不要忘记安德烈·纪德(André Gide)关于艺术创作的铭言:

“艺术因斗争而产生,因约束而存在,并因自由而死亡。”

今天,我想强调,我们必须回到对艺术创作的正确理解上来。

因为要达到和谐,艺术作品必须源于明暗变化的秩序和等级的安排。

但这种好的方法必须始终植根于每个民族和每个文明的特定文化之中,以便让文化的多样性和深度得到充分地表达,并且保持与民族根源相符的独特性。

作为尾声,我想,在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混乱之后,重新凝视简单事物的时代已经来临。

对于画家而言,就是对大自然的凝视和重新回到光线展示给我们的不可替代的绘画语言的理解。

这就是为什么我确信世界需要画家,因为他们帮助我们看到世界展现给我们的美妙画面。

光的流动展示给画家非凡的景象,而画家只是在他眼前发生的光影大战的讲述者。

他提取了其中独特的构型,并且将其凝固在永恒的时刻。

这种自然的态度让我们的差异能够真正地达到互补性的对话。

而且,北京双年展精彩地展现了国际上艺术表达的多样性。它的组织结构、艺术家选拔机制和它的理念,必然使其成为世界造型艺术家之间对话的不可或缺的平台。

无论从生态或者地球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说,我们都应该鼓励画家回归与自然对话。在这里我必须强调,中国画家们从来都没有抛弃过这种与大自然的紧密关系。

朝着这个方向创作的绘画作品必将见证我们对共同的地球和全人类的尊重和爱,从而让人类在和平与和谐之中生活。

附:您看到的这些画作是欧洲5个世纪的绘画史的代表。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de messagerie ne sera pas publiée. Les champs obligatoires sont indiqués avec *